母狼

前调是杏仁

中调很甜很温柔

就像温顺的兽

没有一点凶残

Penhaligon's Artemisia

有没有一首歌对应一种香?

Jessie Ware的say you love me

慵懒的倔强

舒缓

但是暗蕴力量

这是潘海利根的致命温柔

瘦到什么程度

美成什么模样

你才肯为我拍一组?

是在下的错

TF的乌木沉香已经在我手腕开出了花儿

但在毛衣领上还是有点晕人的中药烟草味

就像

台面上与大叔保持距离款款而谈

可桌子下面已经被大叔的双手紧握

惊喜得小鹿乱撞

果然是美妙的高级男友香

加班都变成了乐趣

嘻嘻嘻

明早我要穿乌木沉香

以此表达我苦逼沉闷的心情

大吉岭茶夜幽

前调很清幽

中调就让我开始怀疑性别了

直到下午做了功课才发现是男香

说有烟草味 一直没感受出来

可能我吸收的二手烟都太直接

不像香水这般诗情画意

今天很巧

情人节

拿到的是柏林少女

开塞一股浓郁的玫瑰味

整个人就是行走的玫瑰花

早上一到办公室就看到桌面有支玫瑰花

感谢部门

还有这柏林少女

是我领导的香水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领导


孤女又叫孤儿怨

怨气十足

两天了

香味依旧存在

阿蒂仙的冥府之路!

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暗黑

但是香味却相反

整一个仙字了得!

比檀道还要仙!

去你妈的檀道!

它不像梵音藏心

沉静得苦闷

它是推开教堂的大门

步入宁静祥和的天府

它就是天堂!!!

(艾马仙死我了
顿时放弃檀道)

今早随手一支SL的孤女

一开始是清幽的暗香

给人以生冷

似性冷淡

随着皮肤温度的升高而散发出妖艳的甜美

似脂粉

是麝香

像一个幽怨的妓女

无情又渴望爱情

阿蒂仙的梵音藏心

说是寂静的冷感一点也不为过

一开始的辛辣味儿瞬间刺激神经

落得满身的鸡皮

像记忆中说不出名儿的那一口白酒下肚

辛辣得酣畅淋漓

让人不敢再触碰

随后仔细探寻

竟是庙宇飘来的焚香

凝重而神圣

却又柔软

是陈年的老木料

干燥又落满尘埃

彷佛世间沉静

心如止水

今夜是TF的乌木沉香

很苦的药材味

不想也没耐心评论更多

太烧脑

檀道edt

赶上鼻塞

总是凑近地 想要一嗅到底

远闻是内敛含蓄的檀香

靠近了是饱含深沉的欲望

而我感受到的

是隐忍到极限的边缘

徘徊着

挣扎着

想要又不敢说

不敢轻易释放的

情欲

(唔
闻着就想啪
不愧是啪啪香)



找到个残害我的法子:

天天带我去吃铁板烧啊火锅啊撸串啊什么的这种火气食物

于是我这个易上火的体质就会患上咽喉炎

可以严重到失声吊点滴的那种

现在法子是有了

缺一个害我的人

我不能自残

无论我变成什么样

有趣的灵魂都不会改变